今天 星期六 是非常美好的一天
因為開心的跟朋友買菜 晃一晃 去朋友家煮火鍋 聊天
本來一切都很美好
直到實驗室的一個postdoc打來電話
我以為他只是要我示範給他怎麼取某樣東西
後來 他又順道問我 要不要也從他的老鼠取某樣東西
我想 不取白不取 就順口答應
我也知道 對我來說這個實驗意義不大
不過 反正我可以拿了後凍起來
沒想到 剛剛老闆寫信給我們兩
(老闆一直覺的這個postdoc不聽話 常常違背她的意見)
她不太贊成這個postdoc想要做的實驗(第一段)口氣有點不爽了
我看著看著還覺得怪 跟我有啥關係
沒想到整個第二段 老闆居然提到我
好像 覺得我也開始不聽她的話
因為她覺得那個postdoc要我取的那樣的東西 沒意義
她之前要我做的一個超難實驗才有意義
她覺得她花很大力氣要說服我去做這個實驗
我真是覺得一陣怪
我到底哪裡讓她覺得我不想做這個實驗
是我沒有聽到她的idea就大聲說好 表贊同
還是 我沒有在她提出後3天就給她看data
還是 怎樣...(女人心海底針)
我明明沒有跟那個postdoc說他請做的這個實驗很有趣
他寫信給老闆時 也只是很輕描淡寫的說 我會取那個東西
也沒有說我覺得很有趣還是怎樣
老闆就自己寫她不知道我怎麼會覺得很有趣
變成好像 我也跟那個postdocㄧ樣 很難溝通
看了我一肚子不爽
正在想要不要回信說明一下自己的想法
心裡的兩個聲音正在掙扎
一方面是想 老闆信裡已經擺明不太爽 我再寫(可能英文不好本來想寫不是太衝的東西會給我寫得會看起來很無禮)會不會更惹毛她
(從我媽的經驗 她也是我完全無法理解的女人之一 很多時候我覺得我老闆在不理性層面跟我媽有某種程度的相似)
另一方面 我也想起了今天中午在吃自助餐時 坐隔壁的一對來美國30幾年的老先生老太太
他們給我跟我朋友的建議是
在外國人面前千萬不能示弱 一定要清楚明白的表達自己 要不然很容易被欺負(因為不出聲就代表很容易被欺負)
所以我心裡的另一個聲音是 馬上回給老闆 免得她多誤會一天
等到週一見到她 再當面跟她說一次
不過 剛剛突然想起 老闆好像跟很有自己意見的人都相處的很不好(像是這個postdoc)
而很沒意見的人 他們都說老闆是好人 很開明
老闆跟這個postdoc好像私人恩怨很多(這個postdoc跟另一個人的恩怨也越積越深 那個人也是個"女人心海底針不知道在想什麼的人")
雖然他才來沒多久 也是實驗室最最最拼命的人
但是老闆就曾跟我說過她對這個postdoc很失望(跟我 這個才剛踏進這個實驗室沒多久的人嚼這種舌根 我想老闆真的很這麼認為)
所以我有告誡自己 千萬別變成第二個那個postdoc
從老闆回信給那個postdoc的語氣 很擺明 他們之前已經吵過了
那個postdoc的實驗要怎樣怎樣 根本跟我沒關
他只是問我要不要順便拿一下那個東西
我秉持著不浪費的原則 就拿一下好了
還有 我正跟朋友吃著火鍋 高興著
他打來 也沒問我方不方便 就批哩趴拉一直說
我心裡直想趕快掛電話
所以他問 我就隨便應他一下
沒想到 老闆的回信 標把變成我
我...我真的無妄之災
不回信伸張一下 我想我這口氣會淤到週一

不管如何 當我在寫這段文字時
我已經衝動的回了信給老闆
所以 老闆要不爽 也來不及了

現在 開始有點小小的後悔
應該找個理性一點的老闆
女老闆 的確是常常讓人摸不著頭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makuan 的頭像
emmakuan

ELK

emmaku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小郁
  • 無辜的小珞。不過我也是不贊成妳生悶氣啦,說出來就好囉。
  • 我只希望老闆看到後
    可以理性的判斷
    她跟那個postdoc之間的爭執跟我無關
    而我的信只是要陳述這一點
    希望我的信不會有看起來我不太爽的樣子